中国农业多元化影响农业发展现代化道路

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14日来源:光明网收藏

  本期光明网理论学术动态导读关注社会主义市场精神、农业现代化、三大里程碑、国企改革、儒学等话题,欢迎网友踊跃参与讨论。

  【张雄:社会主义市场精神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深入发展】

  全国经济哲学研究会会长、上海财经大学资深教授张雄认为,改革开放40年来,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了自己的故事,应当清醒地认识到,未来的市场竞争伴随着数字化、智能化和虚拟化的深度推进,精神对物质的反作用史无前例,配置市场的精神资源更显紧迫和重要。现代市场精神主要强调五点,崇尚市场自由的精神、追求平等的精神、守护契约精神、遵循经济理性的精神、倡导企业家的“创造性破坏”精神。区别于资本主义市场精神,社会主义市场精神有着特殊的三个方面,追求全球经济正义的原则、追求历史进步的尺度、追求经济利益最优化实现的目标。社会主义市场精神,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存在与发展的精神动力因和目的因,全面反映了我国国家政治、经济、法律、文化等制度的根本属性,并通过内化到企业家的心理、情绪、意志中,构成企业家精神养成的重要基础和价值观前提。

  摘编自《光明日报》

  【张红宇:中国农业多元化影响农业发展现代化道路】

  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副院长张红宇指出,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是我国提升农业竞争力、实现由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转变的必然要求,也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要基础。与美国的平原农业、以色列的旱作农业、荷兰的设施农业等农业发展模式相比,我国农业资源禀赋多元,决定了我国产业发展类型的多元。应立足于不同资源禀赋和生产条件,发挥区域比较优势,因地制宜确定农业产业发展方向。应该认识到,产业形态的多元蕴藏着我国农业深厚的潜在竞争力,而新产业新业态可以拓展产业发展边界、厚植产业发展基础。应着眼于提升农业竞争力这一重要目标,大力培育发展多元化产业,促进农民就业增收。我国区域发展不平衡、农业资源禀赋差异大,因而经营主体也呈现出多元化特征。应根据各地实际和不同农产品生产特点,发挥各类经营主体差异化的功能定位和作用,激活农业发展的各种资源要素。推动新时代农业发展,还应通过多元化政策组合,靶向定位、精准施策,持续促进农业竞争力提升。鼓励各地创新农业政策工具,提升政策组合效应,强化对产业发展方向的政策引导。

  摘编自《人民日报》

  【郭庆松:“三大里程碑”是历史偶然也是发展必然】

  上海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郭庆松认为,建立中国共产党、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、推进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,这三大历史性事件、三大里程碑,揭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内在逻辑,昭示了中国发展进步的外在张力;三大里程碑既是那个时代的坐标,也为之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石。建立中国共产党,为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准备了政治条件、思想前提、实践基础;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,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,为在新的历史时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宝贵经验、理论准备、物质基础;推进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,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,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、取得历史性成就。三大里程碑,不仅是属于中国的,而且是属于世界的,其外在张力主要表现为中国发展进步对世界的影响和贡献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我们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,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得到了国际社会的积极响应、广泛关注并取得明显成效,对于加快各国发展进程、改善沿线民生、开辟互利共赢光明前景,已经并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。

  摘编自《经济日报》

  【靖鸣:提高教育舆情应对水平,直面教育发展的现实问题】

  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靖鸣认为,当下,教育事业的发展面临社会转型带来的冲击和影响,各种教育意见、观点的摩擦甚至对立,相关主体合理诉求的相互碰撞,已成为教育发展难以解决却又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。教育舆情事件如果不能及时、有效地回应和处置,会直接导致事件放大和升级,甚至对教育工作和教育事业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。做好舆情处置工作,领导是关键,教育部门和学校领导舆情应对处置工作,考验的是领导的舆情处理能力与舆情引导力。一是健全舆情预警应对机制,加强教育舆情信息收集和研判工作;二是要树立真诚负责的态度,积极主动应对处置教育舆情;三是彻查舆情事件原委、迅速问责,切实解决现实问题;四是运用各种信息发布平台,动态及时地发布舆情及其处置信息,引导舆论,化解舆情;五是充分发挥意见领袖的舆论引导作用,有效化解教育舆情。

  摘编自《中国教育报》

  【陈来:中日韩儒学的不同特点】

  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来指出,从大视野看,儒学不仅仅是中国人的文化,至少是东亚(中日韩以及越南)一个重要的历史文化传统。但是在漫长的历史文化发展过程中,由于各民族本地的传统不同,精神气质不一样,地理、历史、社会存在条件的不一样,造成文化的差异,在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中,中国、日本、韩国的儒学形成了各自的个性和特色。中国的儒学虽然也提倡“义”,也重视“忠”,但更推崇的是“仁恕”之道;日本儒学虽然也讲“仁”与“义”,但更突出“忠勇”的价值;韩国儒学虽然在理论上兼重仁义礼智信五常,但因为有士祸的历史、外患的历史,形成了一个更加注重“义节”的精神。“仁”包含的是一种和谐原则,“义”所凸显的是正义原则,“忠”体现的是秩序原则,这些原则应该是现代东亚社会任何一个国家都必需的。

分享到:

新闻评论

暂无评论